黄金城集团国际网站|黄金城开户官网| 黄金城集团网站_欢迎进入 黄金城赌场官网网址|黄金城赌场官网| 黄金城赌场网址|黄金城赌场网站| 黄金城赌场官网网址|黄金城赌场官网| 黄金城赌场网址|黄金城赌场网站| 黄金城赌场平台_官方网站 黄金城赌场平台_官方网站 黄金城官方平台|黄金城官方网站入口| 黄金城官方平台|黄金城官方网站入口|
黄金城集团国际网站|黄金城开户官网| 黄金城赌场网址|黄金城赌场网站| 黄金城赌场平台_官方网站 黄金城集团国际网站|黄金城开户官网| 黄金城官方平台|黄金城官方网站入口| 黄金城集团国际网站|黄金城开户官网|号 黄金城集团网站_欢迎进入 黄金城赌场官网网址|黄金城赌场官网| 黄金城赌场网址|黄金城赌场网站| 黄金城赌场平台_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黄金城赌场平台_官方网站

宋晓杰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4-23 11:47:46 字体:

  宋晓杰,生于辽宁盘锦。已出版各类文集二十余部。一级作家。2012—2013年度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曾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第六届全国散文诗大奖、首届“紫金·江苏文学期刊—《扬子江》诗刊奖”、“辽宁文学奖”等。两获“冰心儿童图书奖”,三次入选“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项目”。

  斑马

  “它受困于自己光亮的围栏,

  活在由不被理解的自由所造的飞驰的

  牢笼里……”

  ——条码明晰,如炮烙

  有迁徙、讨伐之苦!

  自身的辎重,就是紧身衣

  有人说:幸福,取决于水桶的最短板

  止不住流水,当然也挡不住风声

  划弧,如滑雪运动员

  巧妙地绕过阻障,身轻如燕

  线性的秩序,是生命的护栏

  ——凡长久的,均有限制

  它一生下来,就企图摆脱约束

  但激情只是小风波

  黑白如爱憎,永远无法趋近

  只有不易察觉的

  小小倾动

  住的酒店叫:桔子

  大雪已下了一夜,又两天

  黄昏再次降临

  街道上空无一人

  更找不到一辆出租车

  这时候,出现了

  炉火、热汤,橘的光晕

  苏醒的落日和夕阳

  有人替我掸掉

  驼色大衣上的积雪

  以及,鞋面上的

  我已尝到缓慢的滋味

  咖啡……伴侣……

  深度掩埋的部分,开了天窗

  有时,神是个小角色

  一个人,就是人类

  大雪封锁了前方的消息

  水晶的世界里——

  万家灯火,团团围坐:

  桔子和伤疤

  都要一瓣一瓣地

  剥

  骨灰戒指

  这时候,肉身无用,就随云雨蒸发去吧

  连同人间的浮尘、虚火与种种烦忧

  我跟随你秘密潜行于山水之间

  无非是你增生的骨节

  长途跋涉中,额外多出的隐痛……

  昨夜的梦中,无悲无喜地,我死了一回

  轻如骨灰——即使浓缩,也无足轻重

  人群四散,你下意识地低着头

  小心转动着指间的戒指

  亮出我的底牌……

  ——亲爱的,原谅我先睡了

  漫漫长夜,你尽可以一寸一寸地疼

  可能的傍晚

  迷恋那件烟色的大衣

  及膝的羊皮靴,它沉默的黑色

  适宜搭配大雪的中年

  清冷的傍晚,我锁好车门

  在林荫里走一走

  笛声远去

  摸爬滚打的人世已远

  白杨静穆,浑身的伤口

  只有风雪能够止痛

  树梢搭建了微缩的苍穹

  又挂上月牙的弯刀

  孤寒的图腾

  雪花儿旋舞

  童话的城堡中,灯火交错

  乐音,细如微风

  ——命若琴弦!星子飞驰

  拜神所赐的夜晚

  我看见:青年的我,临窗独坐

  少年的我,在炉火旁清洗一堆白骨

  阴雨布拉格

  我们交换枕头

  像交换日月和时空

  一支烟变成灰的过程

  是不是就像——人变成梦

  一次虚拟的往生?

  这个让人操心的世界,的确需要

  有人值夜班,一刻不停地让

  蝙蝠的心,免于倒悬之苦

  我的雄狮沉睡着

  阴云、凄风和薄雪,虚设了背景

  地球这一边,我无言端坐

  身披雨水和繁星

  等你推门而入,湿淋淋地

  搭救我,于水火……

  十月的芦苇一片暗黄

  隔年的纸,脆,心焦,发黄

  是谁写过的旧信、誓言

  昭然若揭

  如果,你还能闻到

  水草的气味,腥,草木灰

  长脚鹬悠闲地啄着湿泥

  少白头的荻

  顶着风,跑了一辈子

  在我追赶大天鹅的堤坝下面

  哦,你还能想起什么?

  苍鹭虽丑,却是恋爱中的高手

  深知游鱼的软肋

  等,是它的最高境界

  ——对不起!是我没有耐心

  先撤了……

  荒野中,芦苇匆匆倒伏

  枕着彼此的肩……

  黄昏时分,大雪纷飞

  喑哑的芦苇,静穆

  如飘摇的幡……那时,

  我还不知道恐慌和畏惧

  不知道下一页,就要写到你了

  白发苍苍的芦花,扶着西墙

  悄悄地,在絮翅膀

  暮晚的河岸

  这河流、这土地,又长了一岁

  对于浩荡的过往来说,约等于无

  三月,空无一人的河岸

  没有摇动的蒿草、旗幡和缠人的音乐

  也没有失魂落魄的小冤家要死要活

  高架桥郁闷着,怄着气,生着锈

  晚霞如失火的战车,轰鸣而下

  并不能使冰凉的铁艺椅

  留住爱情的余温

  这个时候,积雪行至中途

  而河滩的土,又深沉了几分

  真的,我不能保证

  倒退着走,就能回到从前

  三月的小阳春,不过是假象

  余寒,依然撬得动骨头

  空风景干净、清冽,没有念想

  如十字路口那一摊尚未燃尽的纸灰

  正慢慢降下体温,不知在怀念谁

  如果……

  如果时间的计量单位是年

  我愿过往,皆是流年

  如果可以重新做人

  我愿做意中人

  ……很早以前

  我就开始拒绝糖和甜蜜的事物

  目光转向泥土和根

  ——如果,我失声叫了出来

  一定是因为你眼中的清泉

  陌生人啊!我们种植彼此的食物

  盗天火,解渴,改变身份

  像夜色中的绿皮火车

  喘着粗气,爬坡

  一站一站错过

  ——如果,黄昏如低音提琴

  呜咽着,冲过燃烧的河流

  我愿放下所有……跟从

  更多的时候,我留在地面

  越来越懒得出发了

  希望所有的日子

  都是抵达

  今年,我只飞行过三次

  也不是急吼吼地赶路

  那天,在首都机场的候机厅里

  我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

  呆坐

  眼前是通透的落地窗

  窗外,四面八方的飞机起飞、落地

  四面八方的人呵,起飞、落地

  ——仿佛来自外星

  做一个局外人,是可怕的

  我忽然心生恐慌:

  对这个熟悉的世界

  我不知道的事情

  为什么

  越来越多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